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4月11日

那是我生活過的世界

  在我的記憶深處,有壹片天空,有壹種深情!使我回味無窮,那時人們的友好、善良,心存向善。過著簡單快樂的日子……
  老人壹臉的慈祥,做著自己拿手的活,講著美麗的傳說,傳著向善永恒的話題。親手做的拿手烙餅送給妳吃,教妳做針線活,講些女子應該明白的道理和技巧。她的無私奉獻和友好,讓妳身心愉悅!總想聽她訴說有關她知道德所有事情。慈祥的老人在有限的時間裏,過著安祥、平和,簡單快樂得日子……
  中年人滿臉的笑容,看見喜歡的孩子總能逗上幾句。他的幽默和大度讓孩子們長大後感動不以,總是記得他們的有趣和笑臉!大哥大姐的朝氣,總是給幼小的孩子產生長大真好的憧景!他(她)們的玩法新異,富有創造力,孩童們都願意跟在他(她)們身後,學玩法,學智鬥!
  節日裏氣氛別提有多高興了,人們身穿花紅柳綠,興高采烈、打打鬧鬧、說說笑笑,大人們拉家常,孩童們比個高。有說有笑,有哭有鬧,不記仇恨。壹切完後,歸於平靜。下次繼續……壹把瓜子,壹把糖,壹句祝福,壹聲問候,壹個笑臉,都能給人們壹些留戀及回味!
  貧窮的擁有:簡樸,自然,四季分明,萬物可辨。壹切生機勃勃!清晰可見……
  春天的小河嘩嘩的流水聲響起,柳樹招手的優姿在向春天問候!春風迎著風箏搖曳,緊接著桃花開了,粉粉的。梨花開了,蘋果花也開了,雪白的。初春的顏色粉白綠!人們走在鄉間的小路,扛著鋤頭,唱著小曲,哼著小調,鳥兒伴著樂曲。心情舒暢的耕作著,自然和諧的過著完美的日子……夏天的河水清澈見底,是少年們的澡堂。

  夏天的白天蟬聲壹片,是布谷鳥的天堂,麥熟的季節。人們忙著收割。夏天的夜晚蛙聲壹片,滿天的繁星。人們都到院裏吃西瓜乘涼。擡頭仰望星空,流動的雲總會給我們很多畫面。仿佛妳想什麽,雲就會變成妳的想像。什麽高山流水、什麽百獸齊騰、什麽才子們賽詩的場面、少女靜坐的場面,等等……都能在雲裏找到。天空真是幻想得天唐,變幻莫測的魔空……
  秋天收獲的季節,在陽光的照射下,壹片金燦燦的豐收景象,總能讓人滿載而歸!人們滿是笑臉和開心,收獲著希望!看到人們秋收的場面,看到人們壹車車拉回家的場面,在路上互相打著招呼,互相盤問收成如何?互相告訴家有喜事來做客。是啊!那時,秋天除了收獲果實,還有收獲喜事。都安排在秋季,菜、糧都有,只缺酒糖煙錢,花不了多少,卻辦的喜事實在豐富。叫人們贊不絕口,2天2夜的歡鬧,壹場電影的享受。讓我記憶猶新!感慨那時的幸福歲月,那時的歡聲笑語,那時的自然和諧,那時的飽和……再也找不回的場景,再也找不回的自然,那種感覺,那種幸福,那種親切。離我們越來越遠……
  冬天大雪滿天飛舞,透過窗看窗外,壹片,兩片,三四片,雪花飄飄飛滿天。五片,六片,七八片,轉眼秋天到冬天。大地山川變成了銀白色的世界!熱炕頭,熱飯菜,團到壹起共享溫暖。那觸手可及的場面,已經不見……清晨的掃雪聲,刷…刷…刷…各家的掃雪聲合成了交響樂!看到大人們雙手對措,嘴裏哈氣的場面,屋裏的我們雙手抱肩,頭靈動的打顫,感受著冷的傳遞……早飯過後,總有夥伴約我們去堆雪人,打雪仗、當老爺、丟沙包、踢鍵子、跳繩、拔河、放馬、過家家……那時的我們無憂無慮,天真爛漫,想著生活就是那麽簡單……
  如今的我們已長大成熟,經歷了無數事件。我們已成了壹座人山!多少記憶在我們腦海浮現,多少往事未畫圓圈,多少人匆匆離去,留下了不可言傳的體驗和淡淡地傷感!我們的心境不再那麽脆弱,手不在那麽嬌嫩,臉上失去了童真,目光變的深沈……
  失去的歲月已過,下壹站的風景正在和我們擦肩而過。我們是否珍惜過去,正視現在和未來!壹切還要變成什麽樣?改變了環境,改變了自然,改變冷思維。改變著壹切!大家是否覺得好玩,還是不如以前。每個人心中自有答案!告訴我們的子孫,曾經有過怎樣壹段生活!告訴我們的子孫,曾經生活過怎樣壹代人……那是我生活過的世界!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2:06生活片段

2014年04月01日

現實語錄

承諾就像放屁廚櫃,當時驚天動地,過後蒼白無力。有些人碰都沒碰就愛瘋了,而有些人愛都沒愛就睡夠了 女人如果遇到好男人,壹輩子都不需要成熟起來。女人越來越成熟堅強,都是因為她們沒有遇上好男人! 女人就像書架上的書,雖然妳買了她,但在妳買之前她多多少少被幾個男人翻過如果沒被翻過,只能證明這書根本就不能吸引人。女人好似雞蛋,外面很硬,裏面很清純,內心很黃! 男人好似芒果,外面很黃,裏面更黃! 如果妳某天拉黑了某人,後來不小心把他放了出來,相信我,妳還會再拉黑他第二次的,有些人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讓別人拉黑。不要以為壹天到晚笑嘻嘻或者沈默寡言的人好惹,當妳撕開他的面具妳會連跪下機會都沒有! 犯賤是普遍真理,妳我只是其中之壹。女人眼裏三種最醜的人:好姐妹的情敵,前男友的現女 友,現男友的前女友嫉妒是壹把刀,最後不是插在別人身上,就是插進自己心裏。青春就是這樣,不聽勸,瞎折騰,享過福,吃過苦,玩過票,碰過壁,使勁折騰……

折騰累了,才發現自己轉了壹個大圈兒,卻又回到了原地。可是,卻從不後悔,也並不埋怨,因為不轉這個圈兒,我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原地”在哪裏有時候壹個瘋子放棄壹個傻子只為了壹個騙子 人和人之間都很喜歡玩壹個歷久不衰的遊戲,叫“妳壹認真妳就輸了”。年輕的我們 ,容易把感動當成愛情, 也容易把過客當成摯愛。可以做朋友嗎?”是壹段故事的開始;“還可以做朋友嗎?”是壹段故事的結束。人雖然是從畜生變化來的,但可惜的是,許多人又變了回去。從畜生到人,需要幾萬年的時間,但是botox去皺,從人到畜生,只需壹念之間。。。

當別人說妳穿的很性感時,妳記得回復我不穿更性感。女人的風趣不同就在於:妳給她壹根蠟燭,有的女人會覺得差壹個蛋糕,而有的女人會覺得還缺壹條皮鞭! 別人指著妳的痛處哈哈大笑,妳卻只能傻傻地笑著,妳翻臉別人會說妳開不起玩笑,所以妳笑彎了腰,連眼淚都笑了出來,我們總會遷就別人而傷害自己在這個濫情的年代,壹句 “親愛的” 充其量只是壹句 “妳好” 不要那麽相信回憶,裏面的那個人,不壹定會懷念妳。要和壹個男人相處得快樂,妳應該多多了解他而不必太愛他;要和壹個女人相處得快樂,妳應該多愛她,卻別想要了解她! 道歉不壹定代表妳錯了,只是妳認為這段關系,比妳的尊嚴更重要我是比壹般人懂事,比壹般人成熟,但是,誰他媽告訴妳我不會難過了? 現在的年輕人大多數都擁有最便宜的肉體,最值錢的尊嚴,最不靠譜的誓言,最假惺惺的朋友,最自以為是的夢想,最臭不要臉的自信! 遇見喜歡的,就得主動犯個賤。現在的我,妳愛理不理,記住了,以後的我,妳高攀不起!!!! 做女人要有骨氣!要麽談戀愛談到結婚,要麽隨便玩玩不要當真,要麽保持高傲的單身,何必幫別人調教老公這麽認真...

背後說我的人。我想告訴妳瑪花纖體價格。我不是妳爹。也不是妳媽。沒那麽多故事讓妳惦記。我做事用不著所有人都點頭 我活著就是讓討厭我的人越來越不爽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3:39生活片段

2014年03月14日

想起以前那個落寞的我

  以前,我很少喝茶,它使我久久不能入睡。夜幕低垂,夜靜無聲,使人寂寞。躺在沙發上,壹股濃濃的茶香擁抱夜的寂靜,溫潤了呼吸,繾綣了情絲,滌蕩了靈魂。壹壺熱騰騰的茶,讓我回想起遙遠的童年,因了在遙遠的大山深處,外婆煮的地瓜粥溫暖飄香,色澤淡紫,偶有白黃,像雞蛋花壹樣清香,均勻的灑下鹽巴,母親在竈底下不斷的加入柴火意大利酒莊。橙色的火的影子在母親的臉上跳動,讓人感覺,那是壹張陽光般燦爛的臉頰。


  外婆不斷攪拌著剛剛倒進粥裏的地瓜,這時,我才好好的打量著外婆。壹頭往後梳得極其整齊的秀發,夾雜些許銀發,無論是在白天,燈光下,火堆旁,總之凡是透亮處,都不見壹條發絲卷起。外婆的烏發,是那江南的烏鎮,發的顏色是它古老的墨韻;幾許青絲更添雨的柔情;柔亮更顯幾分嫵媚。
  
  思緒飄遠,分了神,手中的茶杯輕輕的晃了壹下,懷中的書跌落在地上,外面的樹葉隨冷風緩緩擺動。冬天,就這樣悄無聲息的來了。不知月亮那邊的外婆過得可好?
  
  想起以前那個落寞的我,從不知茶是何味,偶爾喝上壹口,便覺幹澀,濃時帶苦,有點像蓮子的味道。
  
  頭髮快速生長自從命運之神把厚厚的大雪將我埋葬,我就再也沒有體味過荼是何等滋味。雪,無疑,很美,是壹位凝脂如玉的女神。她輕靈飄逸,純潔無暇,寧靜質樸,美若天仙。只是,在我眼裏,她太冷,無情的時候,可以將妳的身體冰封,將妳的靈魂深埋。
  
  壹場大雪,壹場寒。狂風肆虐,冰雪飄然。穿透青春的時光,從陽光明媚的童年,從爛如夏花的少年,從盼望著做壹個江南煙雨中丁香壹樣的姑娘的花季,再到多愁善感的雨季,人生,它是不是註定了要經歷苦難風雨;是不是將離別愁緒上演在每個人的舞臺上;是不是將眼淚灑向陽光,好隱藏青春時那段悲傷的過往;是不是也要真真切切的吟唱“細雨梧桐打芭蕉”“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愁詞苦詩,經過壹番轟轟烈烈的情感糾葛,壹場壹場痛苦到極致的性格蛻變,壹次次勇闖難關的心靈升華,才能求得冬天過後,看遍繁花綻放,綠草青青,春雨綿綿,大地壹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康和堂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7:19生活片段

2014年03月11日

戀愛那件小事

  杜川桃在車棚匆匆給自行車環上圈鎖,扭轉鑰匙的那壹瞬,校園的廣播傳來蘇打綠的《再遇見》,女孩子柔甜甜的聲音漫來,“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下周同壹時間不見不散植髮手術。”
  吳青峰的聲線,特別的迷人。她在歌聲的尾音裏跑上六樓的教室,氣喘籲籲,書包上懸掛的小飾物小阿貍在搖晃不止。她以為的遲到,以為眾目睽睽之下走進教室是件比較難堪的事,可是不是。環視四周,並沒有人對她的缺席有過多的反應,連驚訝好像都沒有。
  壹切,與平時無異。只是奇怪,老師居然比她遲,三尺講臺無人影。
  
  陸少川如常般遺世獨立的存在,就在她桌子的前排。她經過同桌夏柑擠進她的位置時,正在寫題海戰術的夏柑有反應的擡頭笑笑,仿佛是說,哦妳來了。她的位置靠墻,如同密不透風的避風港。
  視線忍不住停在陸少川烏亮的黑短發上,甚至能聞到壹抹清香,海飛絲的香。他似乎在塗塗畫畫,右手旁散開幾只彩色馬克筆。旁邊的小南湊近他的腦袋,不仔細看,像是倆個歪膩在壹塊的小女生。
  夏柑好奇地探頭把脖子拉長,扯著她的袖子“哎,妳看,他們在幹嘛”小南回頭壹笑“少川在畫畫”似乎得意的像是他在執筆灑墨壹樣。這個小南,身子骨還束在壹塊,沒有長開,像個小孩子。如她,屬於小人國。杜川桃也沒有按捺住好奇,順嘴就說“畫的什麽啊?”
  小南還沒及答,陸少川就回過頭,“四葉草”
  午後的陽光,像是算好了點,像要故意撥動少女的心壹樣,偏偏那時影映轉過身的他的臉,恍恍惚惚的光線,隱匿他燦然的笑容,柔美的輪廓。
  是以姍姍來遲的女老師踩在走廊的塔塔高跟鞋聲才使杜川桃怔忪的神態得到回歸。
  
  小測的成績出來了,米曉與陸少川旗鼓相當,她獨占鰲頭,戰績依舊強悍。心裏卻高興不起來,似乎只有這死板的考試裏,她才能有壹點點不同。這樣的光芒也是死板的,沒有生機的。
  女老師講數學評講試卷居然能扯到上帝造人,“上帝吹熟睡的亞當壹口氣,抽出他的壹根肋骨,就是女人夏娃。”她下結論道“女人是男人的壹根肋骨,男人這輩子要找到屬於他的女人才不會隱隱作痛。”
  全班哄然,男生噓希,女生不屑。
  杜川桃卻在胡想,有人同她壹樣,覺得羞囊嗎。有嗎?
  
  也是這樣的午後,她和夏柑在底下滴咕走廊的那壹壇青翠的植物,她是真不知道,和夏柑爭的臉都紅了,她說是鄉下常見的狗尾巴。夏柑簡直笑死了在那裏咯咯咯。她楞在那裏陸少川轉過身,壹張想憋住笑的臉,他說,是四葉草,妳居然不知道。
  杜川桃,憋著已經漲紅的臉,指著壇子的綠左右問人“那是什麽草。”課間,她跑出去看。陸少川不知幾時在她身旁。他摘了壹葉,放到她手心,笑“好好研究啊。”
  好多天,她都沒緩過被夏柑稱低能兒的嘲笑口氣,可是她莫名的高興。
  
  全國中小學生英語競賽,初二壹班的陸少川、杜川桃和米曉初賽優秀轉入決賽,人人皆知。此時三人就在大巴車上。米曉的行頭,讓她瞠目結舌,大嘴猴書包壹個,還壹個小行旅箱。陸少川和她揶俞,妳是要旅行還是考試啊?杜川桃看壹下自己除了壹小筆袋和壹個小錢包、壹瓶礦泉水裝在壹個以純袋子裏,再也沒有什麽了。正常到寒酸,至少陸少川是不會揶俞她的。
  米曉居然暈車的。她會唱歌會跳舞會撒嬌也可挑大梁。偏偏也會暈車。杜川桃看著陸少川溫柔的問她,要不要睡會兒。看見她懶庸的神情,頭靠在他的肩頭,看見他靦腆的笑。
  真討厭。
  
  三人考完,出考場後,帶隊的老師提議逛逛湖光巖。是午後,陽光明晃晃,陸少川去買飲料,米曉坐在陰涼的樹下,打開小行旅箱找遮陽透明衣衫,她是很怕曬的小女生。仿佛擁有女孩子所有的奇奇怪怪的情懷。連撒嬌,杜川桃有時都覺的羨慕。
  只是壹瞬間創作設計
  杜川桃真的覺得不可置信,視線從紅色的阿貍隱退,無所適從,只好看地,只好看地面的腳印。陸少川健步回來的時候,微笑著扔給恍惚的她壹瓶怡寶,嘻笑對米曉說“水來了,接著!”米曉修長的手劃過壹個弧,握住了扔來的礦泉水並露出俏皮的笑。
  米曉笑得真好看,為什麽她就是不笑呢。也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現在笑壹定滑稽如小醜。這場討厭忽而變得天經地義起來,變得讓杜川桃覺得是應該的是必須的。
  是誰在英語決賽補習的最後壹天,給她壹個微笑說,哎,我和妳換件東西。陸少川遞給他壹幅畫好的四葉草,摘下她書包的阿貍。“當做我們互相努力備戰英文的證據”陸少川說得風輕雲淡,她心裏卻漾開無數圈漣漪。
  可是,可是,可是,她可憐的阿貍如今在米曉的行頭裏,為什麽。她似乎聽見阿貍荒涼的呼喚,怪她的主人為何把它拱手讓人。
  
  那場考試,她突然在意起來。結果著實讓她覺得出氣:她有名次,而他們沒有。杜川桃像個嫉妒的小婦人,她不知。這樣的小心思像壹場海嘯,幾乎要把她埋沒。情竇初開,就是這樣,好久以後她才知道。
  那時她不看言情小說不看電影和肥皂劇不識阡陌不懂的東西太多。她真的只是壹個好好學習的乖學生,連遲到都幾乎沒有的學生,笨到她甚至連心裏的喜歡都搞不清楚的學生。
  可那天旁晚回到家,她把那幅四葉草撕掉,稀巴爛,狠狠的扔進了窗外黃昏裏。
  
  初三那年她已經不是那個瘦小仿佛只有壹架身子骨的小女孩了。身子像朵盛開的花,爭出那包裹了很久的花苞。像是突然有壹天,清瘦的人兒在鏡子前,出落得不像是她,神情有點冷雋,是大人的樣子了。她都懷疑是不是她了,有男生傳來愛慕的小紙條,她才真的相信,哦,她真的不再是小人國裏的人了胡菁霖IE
  陸少川依然做每個學校裏都有的那種人,談笑風生對付功課得心應手衣冠楚楚猶如天人的那種優秀男生。甚至由於物理化學的存在,杜川桃要很努力還是有落於他之下的壓力。她在功課的硝煙裏,徹底匿藏起那像蓮壹樣的心事。也或許發現陸少川至少沒有她想的那麽好。
  他們的那點事像是壹場剛開始就停的雨,那種細雨。
  細雨濕衣看不見,閑花落地聽無聲,卻是濕了她整個懵懂的青春。
  
  很多年,她夜裏都會想起那件小事。
  直至大學,她看到電影《戀愛那件小事》,幾乎要厭惡為什麽她曾經是那樣的壹個人了。如果她曾有小水的五分之壹的努力,是不是就能有壹點不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6:28青春片段

2014年02月27日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書架是頂頂不安全的所在了,親朋好友來過以後,總是少掉那麽壹兩本,如果追問,則大大咧咧地回答:讀書人的事情,呵呵呵.孔乙己這個被魯迅創造出來的人物,成了書架不安全最好的理由了生髮食物
  想到孔乙己,不禁令人想起紹興的街頭,三步壹崗五步壹哨似的排滿了他的各種塑像,有的垃圾箱也是以他的形象為藍本制作的,這個壹生潦倒迂腐的知識分子的形象仿佛在那裏活了起來,那個城市真的是現實和創造的人物的混合體,然而卻混合得是那樣的自然妥帖.
  那裏有魯迅故居,走近那所房子的時候,真的有近鄉情怯的感覺,這裏原先生活過壹個偉大的思想家,壹個勇敢的戰士.
  那裏有沈園,盡管是後來重建的,的確是沈園非復舊池臺,然而那段人們耳熟能詳的關於陸遊和唐婉的愛情故事,使得那園子人如潮湧.我想如果他們重逢的時候也如現在這麽熱鬧,估計後來的悲劇也不會發生,陸遊沒心情寫紅酥手,唐婉也不會受那麽大的沖擊以至於郁郁而終.那麽多的人,趕緊逛完那園子仿佛是壹場任務似的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何來傷心橋下春波綠的感受啊.看來有時人不能沈浸在某種思緒中不去自拔,盡管很安靜可以給人帶來很多美好的感覺,但是傷心起來卻又是過分的刻骨了.
  鹹亨酒店到是壹眼就看到了,因為酒旗招展得格外的昂揚,我特別想尋訪的是魯迅先生<在酒樓上>小說中的那個酒樓,但是始終不得要領,也許真的是虛構的.小說中那酒樓的2樓望出去有個廢園,園子裏有在積雪下依然盛開的梅花和山茶,很安靜落寞的地方,在那裏發生了壹個無奈悲哀的故事,非關風月,而是大多數人的生命形態,年輕時飛揚的理想消逝在沈重的生活重壓下了.
  那夜夜龍泉碧上鳴的鑒湖女俠也在那裏生活過,是那城市人們的驕傲,看到她的塑像,我很不得體地想到了人血饅頭,心裏覺得萬分的惆悵和悲哀,也不由自主地想到夏瑜的墳頭那壹圈似隱似現的小花,寒風中顫烈著的些微希望,盡管是墳頭的小小希望,畢竟仰望著太陽,沒給關進潘多拉的盒子裏去.
  紹興的確是壹個不錯的去處貸款公司,估計不是假期的時候去更加好,那時人應該稀少壹些,便於去看,去想.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曾是驚鴻照影來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8:50心情

2014年02月11日

醉倒在濛濛煙雨中


  對濛濛的煙雨,由衷傾心。每壹場雨,都是壹次心靈的遊戈。
  恍若雨天,總能把我帶到另壹個處所,離紛擾的世界很遠,距純凈的桃員很近。
  撐著傘緩步於林蔭小路,浙瀝的雨點劈啪的打在青石板上,散落成壹個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環,
  氤氳在溫閏的空氣裏,瀲灩了如水心境NuHart顯赫植髮
  
  憑欄而立,沐著間約沁心的涼意,守著清婉微閏的小幸福,徜徉於心靈的原野。
  盡情地舒展滄桑疲乏的身枝,由著繾綣的葉,撩撥起牧在大地上的心弦,化身為風,擁抱自然。
  忽覺,壹滴清涼醉人的吻輕輕地印在額頭,綻放眉宇,澈入心底,散落成壹朵朵青蓮,凈化了整個世界。
    
  雨,有壹種詩意之美。多少才子佳人不惜筆墨,為雨賦詩填詞。
  如“天街小雨閏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此時,韓愈的心情定是愉悅的,
  浙浙瀝瀝的小雨,輕梳凈塵,信步在清新的街道上,感受著大地的空靈,自然的雨閏,壹派欣欣向榮的和諧氣象。
  杜甫亦樂道“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閏物細無聲”,這場雨,像是人間的使者,為大地灑下甘霖玉露,將沈睡的生靈喚醒,自此,萬物又恢復了勃勃生機香港如新集團
   
  雨,有壹種靈性之美。壹滴雨牽動著壹顆心。
  心如雨壹洋遊離在擾攘紅塵中,沾染了俗世煙火。雨似心壹般清透涼薄,掩映著事態美醜。
  心若晴天,雨便會折射出令人愉悅的燦爛光芒。心若陰晦,雨便會嗚咽,悲泣。
  仿佛,只有雨才能觸及心靈深處的潮濕。
  
  雨,有壹種婉約之美。
  清淺而安靜的隨風飄落,恍若壹場舊夢的剝離,溫柔而蒼白;
  雨,亦如壹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端坐水雲間,猶報琵琶半遮面。
  衣袂輕揚,淺吟低唱,對風鋪開繡滿心事的捐巾,隔屏相望近水遙山的人兒,灑下相思紅豆。勾起人們的無限遐思。
  
  雨,還在安靜的下。此刻,心裏只有雨,只有雨滴落的聲音。仿佛連天地都成了陪襯。
  在聽雨的剎那,心似開出壹朵淡淡的清蓮和雨交織在壹起,咨意飛舞。
  壹場煙雨壹場夢,壹份清新壹份情。伸出手臂,掬壹縷清風入懷,低眉淺行,押壹口清香於杯,
  壹切都醉了,醉倒在濛濛煙雨中nu skin香港。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8:12季節

2014年02月06日

我的老師

  半年前在老家壹診所看病,無意間遇到了我的小學老師。他已經年過古稀了,瘦小的身軀,似乎還是記憶裏的洋子。
  那時候他教我壹年級。他好像壹輩子壹直在教壹年級。他學問不高,只是個轉正的代課教師,在當時,充其量也就是認識幾個字。據說有壹次教師測評考試,他竟得了零分。這消息不知被哪位老師給傳了出來印刷公司,以至於壹時間全校師生乃至全村人都以此為笑談。
  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他認真的教學態度,他班裏甚至還出了我這洋的“高材生”。那時候,我是他的驕傲。他曾經很認真地跟其他老師說:“這孩子,是個小中專的料。”這評價在當時是很高的。那個年代,老百姓的孩子都希望早早就業,能壹步跨出農門,而小中專無疑是最佳捷徑,初中畢業就壹只腳踏進了公家門了。只是這個門可不好跨,全校第壹名也難說能不能考上,甚至有的學生上完高中又回來考小中專。可見當時老師對我的期望值很高,盡管他沒有預料到不久以後小中專乃至大專都失去了它的含金量,他更沒有預料到我小學沒畢業成績就下滑了。雖然後來又幾起幾落,好歹也進了高中並且念了大學,我大概最終也沒有實現他當年為我鋪設的錦繡前程。
  但那時候他是那麼重視我,記得有壹次我生病了沒去上學,晚上他親自打聽著找到我家來看我。當時我睡著了,第二天聽父母說,老師來了,還趴在床邊輕聲呼喚我的乳名,可是沒叫醒我。那以後我激動了很久,壹向尊師重教的父母也很為老師的到來感到蓬蓽生輝,興奮不已。
  小學階段我換了不少老師,他們個個比他文化高有能力,但在我心裏,還是他最親切。小學畢業典禮上,我忘了他都說了什麼,只記得他後來像個孩子壹洋嗚嗚地哭起來,對朝夕相處的學生的那份不舍,溢於言表。
  畢業後,我去鎮上念初中,回家的路上康泰,常常遇到他騎著破舊的自行車,每次我都恭敬地從自行車上下來,親熱地和他打招呼,他也很高興,問我壹些學習和生活上的事情。後來,漸漸地我不想和他說話了,覺得再說還是那幾句,就開始假裝沒看見,或者是遠遠地躲開了。再後來,我上高中,念大學,直到就業,回家再遇到他時,終於可以大大方方地不和他說話了,因為我相信,他已經不認識我了。
  現在我跟老公說起那些往事,但是我仍然沒打算和他打招呼。倒是老公多事,指著我問他:“禚老師,妳還認識妳這個學生嗎?”他認真地看看我,神情無奈又有點抱歉地說認不出來了。我心裏閃過壹絲失望。我跟他說了我的名字,又說我父親的名字,說我家的方位,說以前他是多麼多麼器重我……可是他都不記得了。也是,他教過的學生太多了,每年送走壹個壹年級,別的老師調來換去,只有他由於水平有限,壹直守著那個學校的壹年級,直到退休。
  臨了老公又對他說:“小馬經常跟我說起妳,說那時妳對她可關心了。”我錯愕片刻,然後明白這是個美麗的謊言。作為老師,若能被學生時時想起,也的確是壹件非常幸福的事了。
  過些日子,我回老家時再次在路上遇到了他,他已經又不認識我了,我也沒有再和他說話,怕又要讓他費壹番周折去搜索他幹癟的記憶。就讓老人安靜地守在屬於自己的回憶裏吧,我們都只是匆匆過客。我記得妳,便好。
  如今我也是老師,也每年迎來送往壹批批學子。面對別離,也曾經和學生抱頭痛哭。但是當孩子們不久以後用躲避的方式或者冷淡的眼神來對待我們的不期而遇,我也會淡淡壹笑。我知道,他們心裏有我康泰領隊,只是他們也有了自己新的生活。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3:19心情

2014年01月15日

盡情的享受月光和詩詞的樂趣

  晚上七八點鐘,我和楊廷玉、張靜等幾位先到的詩友,在範仲淹廣場邊的池塘邊暢聊,聽他們介紹歷年來河南範仲淹文化研究會舉辦中秋詩會的盛況,內心遂勇起種種仰望,畢竟,在當下這個浮躁的社會背景下,能以詩歌來怡情養心的人的確不多了。
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月上樹梢,翠鳥隱鳴。月華下的花洲書院,樹影婆娑,萬籟俱寂,偶有魚兒在流觴的曲水中歡跳,激起叮靈的清音,仿佛是白天遺落的片甲箏弦,如歌似詩。
  周遭的壹切都在為今晚的歡歌笑語做著預播。
  這是2013年中秋十六夜,河南範仲淹文化研究會壹年壹度的中秋詩歌朗誦會,如期在鄧州花洲書院舉行。
  高高聳立在書院城墻東南角的春風閣,此刻璀璨明亮火樹銀光。遠遠望去,春風閣映著黃熟的月亮,在幽蒙的天幕下,恰似銀河的某壹個瑤臺,令人產生無盡的遐思。
  詩友們六六續續從範仲淹廣場出發,踩著灌木掩映著的彎彎曲曲的石階小徑,拾級攀至春風閣的賞月臺。
  目無遮攔放遠眸,萬家燈火收眼底。站在月臺,似乎真有與月亮拉近了不少距離的感覺。而眼前的青酒、白水、點心、花生,更讓人覺得古樸而親和。
  在清爽的秋風裏,大家或仨兩聚攏暢談詩賦,或拿出今晚要朗誦的內容熟練語調,或倚欄而立,品讀月光。
  當主持人、詩人楊存德宣布詩歌朗誦會馬上開始時,大家都不約而同停止了各自的行為康泰自由行,找好位置,圍桌而坐。席間,有老領導詼諧幽默的祝詞,有新詩人激情勃發的宣讀。尹立震、楊廷玉、陳振等實力派詩人應邀吟誦了自己的拿手詩作,胡明、單克磊、萬瑞生等女詩人也現場發揮了自己的詩情。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當陳平、單克磊、高書桃等七位女作家把這首“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的歌曲,大合唱到集體忘詞的時候,現場的氣氛也達到了空前的高潮。
  似是被這裏的氣氛感染,月亮也終於掙脫雲霧的糾纏,明鏡似的在朗朗的夜空高懸,大家的情緒也如月色壹洋明朗起來。尤其有楊德堂、徐明甫、路德軍等幾位老領導的慘與,給予大家無盡的鼓勵,有張峰、呂中田等花洲書院領導忙前忙後的周到服務,讓大家覺得這裏就是詩人的家,詩友們由衷地感動。
  雖然沒有音樂會的盛況,但喝點酒,作點詩,也足以能抒發出內心深處的幽思。此刻,春風閣即是群賢畢至的蘭亭:向上看,天空廣大無邊,向下看,地上事物如此繁多,借以縱展眼力,開暢胸懷,盡情的享受月光和詩詞的樂趣,才是真實的快樂hong thai travel!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5:42心情

2014年01月08日

我親愛的父母親

  五月,豔陽。
  正午的陽光很好,扯了被單清洗!空曠的洗漱間,只有洗衣機的轟鳴聲。立在滾筒旁,看被單和水攪在壹起的樣子。忽然記憶就被扯回到兩年前的冬季。
  那壹年,我剛剛單身,壹個人帶女兒在自己的小窩裏自由自在。忙碌起來或者出差,母親父親就移居小窩裏,陪伴女兒!那個時候的自己,過得簡單輕松。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嫉妒,這樣的快樂時光匆忙結束。母親檢查身體,Ga這個符號讓我結束了依賴和簡單。我想只有和這個符號親密接觸的才知道其殘酷性!
  壹個月之後,母親出院。
  術後的母親第壹次來我的小窩,我清楚地記得,那次晚餐我做了雲吞。(于我而言,對于飲食壹直依賴母親的我,是多麽認真)。可是母親卻壹口沒吃。我們都沒吃。就匆忙進了醫院!
  第壹次打急救電話,第壹次坐急救車,第壹次用洗衣機裏同樣的被罩將母親擡下樓,第壹次六神無主的祈禱上蒼把痛苦轉嫁給自己。第壹次把女兒壹個人丟在家裏。
  壹次壹次住院出院,父親壹直陪在母親身邊。壹晃兩年了,父親成了廚藝高手。作爲兒女,在自責的同時,也慨歎平凡愛情的偉大!
  父親不曾對母親說過我愛妳,可他卻用自己的不離不棄诠釋了表意的愛情含義。
  永遠記得檢驗室門口的父親樣子,聽到結果時的悲恸和隱忍的交織,永遠忘不掉母親那日家中難受,打過電話給上班父親的無助和依賴,壹路小跑奔回來的眼淚汪汪,那壹聲聲老婆的呼喚!
  兩年了,父親陪母親壹路走來,母親習慣了和父親鬧小情緒,而父親不急不燥的哄著。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是他們誰也離不開誰的表達。
  年輕時候,美麗的母親被父親寵著。老了的母親,依然被父親寵著,有時候聽父親母親互稱老頭老婆!我就覺得好幸福。
  母親是不幸的,母親也是幸運的。因爲她遇見了父親,被疼惜了壹輩子。
  日子在五月裏延長,父親和母親在歲月裏牽手向前,而我呢?在這床被單裏讀懂了愛情。
  有妳在,我什麽都不怕!
  這就是父親母親的幸福!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2:45心情

2014年01月07日

那壹抹短淺時光,吟唱了多少悲傷

  生命對於某些人來說,原本是件憂傷的事,是場無可奈何的錯誤。就像壹只美麗的蝴蝶,誤落了塵網;壹葦渡江的小舟,泊錯了港灣;壹株潔凈的花木,開錯了季節。
  往事像落花壹洋,隨水飄零,不知道流向哪裏,也不知道哪裏是歸宿。被壹首歌勾起了過往的沈澱,這壹刻愁腸百轉,或許生命應該給我多點時間空曠,讓我細細的品嘗音樂,細數流年。聽,是誰的細語呢喃,在耳邊,輕輕回蕩;聽,是誰的誓言不變,穿越了,歲月滄桑;聽,是誰的情牽百年,用壹生,無悔傳唱。
  時間走過的地方,成了回憶。也曾想古道揚塵,長亭折柳;也曾想江湖泛舟,山河踏遍;也曾想檐下聽雨,紅袖添香。似水良辰,光陰有如被洗過壹般。潔凈,清冽,安寧。有些風景,註定消瘦;有些故事,依舊迷離。有時候,等壹個人,等得太久了,會忘記他的模洋,甚至名姓。有時候,等壹朵蓮開,等得太久,會讓分明的四季,變得模糊不清。
  置身於碌碌紅塵中,生命中的過客,在淡淡的人生裏,如同塵埃壹般來來去去。每壹天都有相逢,每壹天都有別散。放逐在茫茫人海裏,常常會有這洋的陌路擦肩。某壹個人,走進妳的視線裏,成了令妳心動的風景,而他卻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過壹個妳。又或許,妳落
入別人的風景裏,卻不知道,這世上曾經有過壹個他。不知道多年以後,有緣再次相遇,算是初見還是重逢?
  總有壹些過往,會成為經久的回憶,並且再也不能忘記。誰說人間四月都是艷陽天,誰說人生有情月長圓?曾經以為,這洋的壹見如故,會是我今生最美麗的相遇;曾經以為,這洋的壹諾相許,會是我素色年華裏最永恒的風景;曾經以為,這洋的心心相印,會是我無怨無悔的追逐。卻不知,繁華有時,落寞有時,卻怎麼也讀不懂我心頭的壹絲纏綿,解不透我心間的壹抹情意。我們總想要壹份永恒,可是又有幾人願意相信永遠。那曾經並肩走過的人,有人在原地,有人卻早已不知轉了幾個彎。
  有人說,世上最無奈、最悲傷的,莫過於英雄末路,美人遲暮。明知世事短若春夢,薄如微塵,可看著時光壹點點老去,還是會止不住寥落,荒涼。我說,世上最無奈的、最悲傷的,莫過於傾其所有的愛上壹個人,卻不知何謂幸福,何謂愛情。
  幸福到底是什麼?是驀然回首,那人已在闌珊燈火處;是尋常巷陌,那轉角處不期的相逢;是征程萬裏,那時光渡口的風雨歸來。我認為幸福有時候,真的就在身邊,只是我們被悲傷和憂愁,遮住了雙眼,誤以為,所有的喜悅和快樂都很遙遠。其實上蒼是公平的,它就是壹桿平穩的秤,稱得出人間離合悲喜的重量。所以,冷暖往往是分兩不差,妳寒涼的時候,會給妳暖;妳悲哀的時候,會給妳喜。
  都說世象迷離,我們常常在如煙世海中,丟失了自己。千帆過盡,回首當年,那份純凈的夢想早已漸行漸遠,如今歲月留下的,只是滿目荒涼。當妳孤獨地行走在紅塵陌上,是否會覺得,肩上的背囊被人間故事填滿,而內心卻更加地空落。也許我們要將世間冷暖皆嘗遍,才真的可以視前塵過往為雲煙,才真的可以明白,這世間的愛與恨,沒有對和錯。如果妳愛的人,離開了妳,請相信他真的無意。而是因為,那個叫緣分的詞,寫到了盡頭。或許有壹天,天涯相逢,妳已叫不出他的名字,也想不起,彼此攜手同遊的時光。但妳始終無法壹幹二凈地忘記,他的好。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不知為何,每次想到這句話,心中會莫名的蒼涼與酸楚。人的壹生,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那些突如其來的離別,往往將人傷得措手不及。人生何處不相逢,但有些轉身,真的就是壹生,從此後會無期,永不相見。原來人間萬事,只不過是這午後長廊轉角處的壹道薄風。那些無從尋覓的過往,就隨之任意天涯。無論下壹世,是否還會相遇,終究還是陌路。
  在時光荏苒的過去,看見漫無邊際的回憶,但妳與我,都已不在那曾相遇的舊時光裏。那些破碎的時光,那些純白的想念,那些落盡的繁華,那些溫暖的相依,終是被埋進了日記本裏。
  三生石上種因果,壹花壹葉總關禪。我們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滿衣,只願光陰間約美好,平淡素凈。然,這看似間單的企盼,卻總是要經過萬水千山,方能圓滿。世事叵測,朝暮無常,只是我們都應該相信,有壹天會殊途同歸。或許此時要做的,則是需要依靠壹些回憶來餵養寂寥,典當壹些日子來滋閏情懷。時光薄如雲水,舊事且隨清風。既已從昨天的巷陌走出,再無謂那些擦肩的背影。不要問我為什麼,妳懂得的話,妳就不會問我為什麼,不需要安慰和擁抱,妳只要安安靜靜的看著我,在心裏記得這壹刻,我狼狽的脆弱,我頃刻間的淚流不止,像說了所有年歲的話語,然後永遠不提起。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5:35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