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2013年12月19日

幸福在旅行



茫茫人海,沒有人不喜歡幸福的,沒有人不期待幸福的,沒有人不向往幸福的。但不同的時代有著不同的理解,不同的階層有著不同的看法,不同的區域有著不同的要求。無論怎麽不同,有壹點卻是相同的,那就是幸福降臨的時候,幸福的感覺比美妙更美妙,比快樂更快樂,比神奇更神奇,我們往往會激動不已,有的時候甚至會淚流滿面入讀香港酒店管理學院Compass College

幸福是什麽?仿佛找不出唯壹標准。孩童的幸福是新潮精美的玩具,是悠閑快樂的假期,是花草魚蟲的樂趣;青年的幸福是分分秒秒的相愛,是時時刻刻的相擁,是年年歲歲的相伴;老年的幸福是漫長流年的厮守,是相儒以沫的陪伴,是夕陽西下的漫步。

幸福是什麽?好像畫不出清晰模洋。看不見摸不著,香港酒店管理學院Compass College期待你的到來只不過種主觀感覺,常常蔓延于心;說不清道不明,只不過是種切身體驗,漸漸沈澱于心;聽不見聞不到,只不過是種生命體驗,淡淡陶醉于心;追不上抓不著,只不過是種心靈振顫,悄然滋生于心。

幸福是什麽?似乎說不出具體的答案。山珍海味未必幸福,粗茶淡飯未必不幸福;錦衣華服未必幸福,粗衣布履未必不幸福;高樓大廈未必幸福,青磚紅瓦未必不幸福;奔馳寶馬未必幸福,徒步行走未必不幸福;悠閑無事未必幸福,汗流浃背未必不幸福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酒店行業

我們的幸福其實無時不在。初春的花蕾裏,炎夏的雨水裏,金秋的豐收裏,寒冬的飛雪裏,五彩的平原裏,潺潺的溪水裏,碧綠的森林裏,湛藍的天空裏,清澈的河流裏,繁華的鬧市裏,歡快的節奏裏,流暢的線條裏,靈動的文字裏,久別的重逢裏。

我們的幸福其實無處不有。壹個匆匆的懶覺,壹句短短的問候,壹次深深的回眸,壹聲輕輕的祝福,壹碗騰騰的拉面,壹次緊緊的擁抱,壹縷綿綿的牽挂,壹份酸酸的牽挂,壹捧暖暖的春光,壹泓清清的夏泉,壹習涼涼的秋風,壹堆旺旺的冬火。

我們的幸福往往不期而至。坎坷曲折的路上,獲得成功的喜悅;意想不到的時刻,見到相思的戀人;陡峭險峻的崖邊,遭遇無限的風光;壹望無際的沙漠,出現盎然的綠洲;身陷牢獄的囚犯,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HKIHM)獲准身體的自由;身患絕症的病人,分分秒秒持續地活著。

怎洋去做才會幸福?降低欲求的人才幸福,常懷感恩的人才幸福,容易滿足的人才幸福,善于平衡的人才幸福,悉心觀察的人才幸福,不懈努力的人才幸福,心存大愛的人才幸福,執著追求的人才幸福,無私奉獻的人才幸福,積極向上的人才幸福。

怎洋去做才會幸福?擁有好心情,抱有好心態,懷有好心靈,用純淨的眼睛去發現,用敏銳的心靈去觸摸,聽聽優美的音樂,唱唱喜歡的歌曲,吃吃豐盛的晚餐,看看美麗的風景,吸吸清新的空氣,打打問候的電話,寫寫心靈的文字,讀讀唯美的文章。

怎洋去做才會幸福?間單壹些,健康壹些,真誠壹些,和睦壹些。如果感受到了就請好好把握,如果把握到了就請時時珍惜,如果珍惜到了就請繼續創造。這洋我們壹定會發現,幸福其實就在眼前,就在身邊,就在心中,就在不斷前行的人生旅途上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實際環境觀察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3:53

2013年12月09日

苗家可愛的女兒-銀子



  銀子是苗家可愛的女兒,她帶著自然與泥土的芳香從湘西大山深處走來,她樸實善良,熱情而奔放,全身上下融合著唯美的古典與現代的氣息,她穿著藝術而另類,總讓人感覺目不暇接,流連往返,尤其是她明淨的雙眼浸透著智慧的光芒,靈動而清澈,深邃而悠遠,我很想全身心地去欣賞她,可她在我的視線裏就象流動的風景,來去匆匆,我知道她是在追求人生的文學藝術,我知道她是在追求著人間的真愛,我知道她是想融合陌生的人海,我知道她是想尋找自我的清新與自然,把更多的快樂留存在她撒滿鮮花的原野牛栏奶粉最新事件2013
  在苗嶺的山寨,銀子從小就深深地喜歡這片讓她神往的土地,她會時常眺望由近漸遠方的美景,象壹副美麗的山水畫靜靜地鋪灑在藍天白雲之間,叫人美不勝收,只見前方山水相連,綠葉環抱,層林浸染,郁郁蔥蔥,雲霧缭繞,忽隱忽現,在美麗的詩情畫意的長廊裏,沱江之水從山的兩側緩緩地流過,如同壹條長長的五彩斑斓的飄帶,蜿蜒曲折地仿佛從自己的心上流過,在這裏,她不斷地感受自然最真實的美,在這裏,她不斷陶冶自我的性情,更多地與大自然親近與融合,在這裏,她不斷地開闊自我的胸襟,讓美麗的山水盡情濃縮在心靈的足迹,在這裏,她追求著生活的純淨與超然,純潔著自身,純美著她人性的甯靜與高貴的氣質。
  時光浸染在山水間,永不回頭地向前走去,走向更加廣漠的空間,高中畢業後,銀子因爲家境貧困,無心再去高校升造,她又回到了可愛的大山深處的山寨,她時常會想起熟悉的同學還有尊敬的老師,他們是否還記得渺小的可憐複可歎的我呢?她記得畢業離開校園的時候,她在靜心品味著校園的周圍的每壹人,每壹物,欣賞著,留戀著,她知道,就將離別,也許以後再來,早已物是人非,正如沱江的流水,昨日與今日還有將來,我還是停留在這裏,然歲月的沖刷已經使我變換著模樣,使我改變著心情,使我找不回曾經的過往,那曾經歲月的流水,已經隨著我心潮的湧動走向更加遙遠的陌生。
  在壹次舉辦苗族歌舞晚會的時候,我遇見了楚楚動人,清純亮麗的銀子,她窈窕的身材,穿著傳統的民族服飾,在銀光閃爍中,在耀眼燈光的照射下,銀子激情地跳著苗族傳統舞蹈的步履,在人海裏,在歡歌笑語中,我能從中感受到她迷人的氣質,還有那從自然深處走來的反璞歸真的情懷,都融合在這心靈的旋律裏,她曾對我說:美是自然的,也是真實的,更是流動的,在不斷變遷的風景裏,只有勇敢地走出來,才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天空,試想山水雖美,但走不到天空的另壹頭,伊人再俊俏,也只能隱逸在山水之間。任憑歲月的洗禮,在日複壹日的平淡歲月中消失著往日的容顔,我就是墜落,也要心生希望的翅膀,我就是卑微,也要走向更加廣漠的空間,融合多姿多彩的世界中去。
  在人世沈澱與升華的瞬間,銀子對苗嶺內心深處是難以割舍的,這裏是可愛的家鄉,這裏有令人心弛向往的山水美景,這裏有朝夕相伴的父母,還有曾經走過無數次的山間小路,都是那麽的親切與熟悉,銀子在離開家鄉的前壹天,壹個人靜靜地走進大山裏,深情地對著大山呼喚,我是銀子,我是苗嶺的女兒,我愛妳們,在悠遠的山林,回音在山的那壹頭回旋,是那樣的低沈,是那麽的輕輕的響起,好象無數次在輕敲到她的靈魂,銀子的過往已經深情地融化在這片神氣的土地,她在回望,她在沈沈地思索,淚水從她心上流過,灑向沱江清澈的湖裏。
  融合在茫茫的滄海,銀子是渺小的,她時常感到孤獨,感到自我的身心不能徹底地釋放,她也很難被世人所關注,她時常想,要是固守在苗嶺,也許心靈愈加純淨,思想更加單純,牛栏奶粉召回生活的欲望也不至于如此強烈地渴望生活的美好,在自然與生活的碰撞裏使銀子矛盾而困惑,然外面的誘惑也促使銀子有了更多的向往與追求。
  歲月無痕地飛向遠方,在人生的期許與渴望中,銀子也有過短暫的婚姻,而更多是與孤獨爲伴,在心靈的影子裏,她時常嘴嚼著寂寞,品味著茶香的余味,感味苦澀的咖啡裏是濃還是淡然地好呢?是需要簡單地濃縮,還是需要複雜地添加更多的調味品呢?在壹個人的日子裏,銀子會在寂寞的黃昏遊走在寂寞的雨巷,在悠長的小巷中,她打著心愛的花雨傘,看雨水的滑落,看熙熙攘攘的人流從她的身邊輕輕的消散,她潮濕的心靈和著淋漓的雨水在輕盈地融合,流向生活的縱身。
  夜是充滿無限神秘的夢幻,在華燈初上的夜晚,銀子學會壹個人靜靜地坐在書桌前沈思,開始學會用手中的筆尖去書寫心靈的故事,她很想留駐青春的腳步,很想在歲月沈寂裏,學會與生命的另壹個我去真心的交流,很想在有限與心靈無限的世界,有壹個人,總會有那麽壹個人,會悄然地走近,給她如春風的溫暖,給她人性般真心的關懷,用心去聆聽,真心地相融,默默地凝望,心與心地交流,那相信會有那麽壹天會真實地來到,來填滿她內心的空洞。
  偶然中我會給她真誠的祝福!因爲我知道走過歲月的風雨,她似乎越來越堅強地面對生活,我會問銀子,這麽多年過去了,妳還是如往昔般的青純與美麗,銀子呵呵地笑了!風淡雲輕地對我說:走出苗嶺20多年了,我感受到歲月的年輪豐盈著我的生活,其中參雜著情感的緣聚緣散,事業上成功與失敗的經曆,人生的困境與生命的困惑都壹步壹步地使我走了出來,人不管流落在哪裏,都要擁有壹顆高貴的靈魂,學會熱愛生活,懂得生命的迂回曲折只是暫時的,總會有那麽壹天會峰回路轉了,那是大山的呼喚,那是人性的執著與堅守,還有壹顆完整的心去融合在滄海,融合在拼搏與奮鬥的人生征途上史雲遜有效
  銀子在紅塵裏依然漫步于心地向前走去,她通過多年的努力,終于在省城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在成功事業的路上,相信她會走向事業的更高峰,獲得人生更大的收獲。
  銀子永遠是苗嶺的女兒,我仿佛看到她穿著苗族美麗的服飾,從高山峽谷中走來,走向更加成功的舞台,銀子帶著她心中的向往,在人生的殘缺與真實中,追求著她完美與不完美的情結,追求人生中最純潔的美好的情感,追求她真愛的天空,追求在有限的生命裏融化在充滿無限的心靈世界,銀子永遠是成功的,因爲她從大山的自然中走來,最後又將走向更加寬闊的大自然。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2:51心情

2013年12月06日

短短的人生有多少錯過?



  八月十六那晚我錯過了壹次看煙花的機會,原本只要再多等半個多小時就可以看到了,但因爲諸多原因而提前離開了。離開時雖然心中有遺憾,但還是安慰自己以後會有機會的。
  十壹那晚,心中想國慶這麽隆重的節日也許會放煙花吧,于是再壹次來到海邊,但除了海浪依然澎湃、海風依然潮濕、海灘依然松軟外,卻沒了那日成排的煙花史雲遜護髮中心。再次知道:錯過就已經錯過!
  回憶第壹次去小虹螺山就是因爲不想留下遺憾,才只身壹人去尋找瀑布,壹路的膽戰心驚至今回想起來還有余悸,但當尋到了自己的所盼,那壹刻的激動是無可言喻的。所有的害怕、艱辛在那壹刻都覺得值得!甚至是佩服自己的堅持!雖然後來也和朋友再次去小虹螺山,再次看到了瀑布,然而第二次的感受卻遠遠及不上第壹次的經曆了。想:倘若我第壹次放棄了尋找之路,我也就永遠錯過了壹次自己探險的經曆吧!
  昨日和家人及朋友回老家,老家比較有名的山叫三山,還有壹處旅遊聖地叫條石溝。上次回老家時因爲是雨天就沒有去成,巧的是昨日又下起了雨,而且是入秋以後少見的大雨。朋友還是堅持要去看看,于是我們冒雨驅車去了三山。因爲是大雨,山上幾乎是無人,我們只拾級而上到半山腰,但大家的興致很高,感受雨中登山的過程,更有幸欣賞著雨中群山煙氣籠罩的仙境般的美景。興致未減中,我們又去了條石溝。那時雨下得正大,我們只在車中遠遠的欣賞了龍虎山在煙霧中飄渺。雖然這次之旅沒能體會到登到頂峰的快樂,沒看到晴日下的美景,但倘若錯過了,不是也就無緣見到雨中的美景了嗎?
  錯過就是錯過,永遠無法補償。即使有機會再次感受,也會錯過了當日的心情了吧。
  壹個中國人花了3000美元環遊了世界,他說:其實誰都能做到這壹點的。要想環遊世界只需要三樣東西:壹是金錢,二是時間,三是勇氣。我們二十歲的時候有時間有勇氣卻沒有金錢;四十歲的時候我們有金錢有勇氣卻沒有時間;六十歲的時候我們有時間有金錢卻沒有勇氣。那麽我們什麽時候才能去環遊世界呢生髮水?細想想只是錯過了罷了,環遊世界所需要的時間並不多,所需要的金錢也不是很多,所需要的勇氣也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我們錯過了那壹次次心中的盼望罷了。倘若心被那環遊世界的夢想牽絆著,倘若我們不想錯過,就壹定會做到的吧。
  媽媽家門前有壹條很寬的河,昨日回老家主要還是要探望老母親的。妹妹打電話說:因爲雨大,那河是根本過不去的,還是下次再去看娘吧!可心中還是被壹定要看到老母親的想法左右著,于是,自己去探路,尋到壹條小路穿過。當在窗外看到母親的背影時,眼中竟不由濕潤了。進到屋中,喊壹聲“媽!”時,心中竟有分外甜的感覺。母親臉上的驚喜讓我總有愧疚的感覺,這幾年來,因爲孩子學習時間緊的原因,每次總是匆匆來匆匆走,想著等將來孩子上大學了,自己就可以多壹些時間陪陪母親了。但錯過了的這許多時間又該怎樣追回呢?又想,倘若昨日我聽了妹妹的話,也就永遠錯過了大雨天探望母親的溫暖了吧。
  錯過就是錯過,即使將來我能日日陪在母親身邊,但錯過的這許多年裏母親思女時的孤寂是永遠慰藉不了了。
  有幾個特別要好的朋友,我們每年夏天都會小聚壹次,可今年我們至今沒能聚到壹起。最開始的時候是因爲我女兒恰逢中考,于是大家商量等女兒中考後再聚;可女兒中考結束了,其中壹個朋友又去了大連;後來想那就我們剩下的幾個朋友聚聚吧,可約好了壹個周六,我又考車證,而後又下雨。。。就這樣錯過了
  錯過就是錯過,即使我們再有時間能相聚,也壹定會失去很多最初可能聊起的話題吧。
  我們到底要錯過多少東西呢?錯過多少親情,錯過多少朋友鼻敏感,錯過多少風景呢?
  ……
  短短的人生啊!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8:10心情

2013年12月04日

那盞心燈永遠照耀著妳,讓妳不會迷失方向



  紛紛揚揚的雪花從早晨壹直飛舞到傍晚。天空灰蒙蒙的,大地壹片銀白。我邁著輕快的腳步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凜冽的寒風撲打著我绛紅色的羽絨服。我的影子或長或短地在街燈下搖曳著。走進熟悉的小區,擡頭就可以看見母親那挂著百合花窗簾、透著溫馨燈光的窗口。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台灣女作家三毛說的話史雲遜護髮中心——“家是壹個人點著壹盞燈在等妳的地方。”對我而言,那個點燈的人就是母親。
  和往常壹樣,我輕輕地走上樓梯,輕輕地掏出鑰匙,輕輕地打開家門。仍舊和往常壹樣,8歲的侄女小雪壹聽見開鎖聲就歡叫著跑過來,給我遞拖鞋。母親也蹒跚地走出臥室,把我手裏的東西接過去,幫我拍打身上的雪片。
  然後,母親和侄女就開始向我“起訴”對方。
  壹個結結巴巴地說:“小雪又不聽話了,總看電視。壹邊看電視壹邊寫作業。”
  壹個快嘴快舌地說:“妳媽又不聽話了。她不坐椅子,坐塑料凳。下雪天還出去溜達。”
  我仍舊“各打二十大板”——
  “小雪,妳看電視沒有節制,早晚要把眼睛弄近視的。看著電視寫作業就更不應該了。壹心二用,那能學好功課嗎?”
  “媽,告訴妳多少回了——坐椅子,不要坐塑料凳。萬壹坐翻了,妳不又要挨摔了嗎?下雪天不能出去!路多滑呀?"
  讓人欣慰的是,每次評判完畢,基本可以做到皆大歡喜。我在她們心目中還是蠻有威信的。 
  接下來就是我們三個壹起坐下來吃零食。母親會把水果、瓜子、雪糕、罐頭、餅幹、蝦條、薯片、鍋巴等,擺得滿滿壹茶幾。這時,侄女就會幽默地說:“吃吧,大姑。這都是妳媽剛才下樓給妳買的。”
  給我買的!所有這些都是母親給我壹個人買的!
  每當這時候香港牛栏奶粉 2013年事件,我就會想起童年時壹件最幸福的往事。
  我們家姐弟五人,我是老大。所以,從記事開始,我就是晚上睡覺時,離母親最遠的壹個人。看著母親呵護著壹個個比我小的弟弟妹妹,我的心裏總不免充滿惆怅甚至酸楚。生活的重壓,使得母親時常焦慮和暴躁。而這些焦慮和暴躁,往往化爲對我們的厲聲訓斥、責罵甚至體罰。因此,我對母親總是又愛又怕。
  記不得是哪壹年的夏天了。我午睡醒來,忽然發現母親竟睡在我的身邊。屋子裏靜悄悄的,弟弟妹妹們都不知跑到哪裏“野”去了。我第壹次離她這麽近地躺著,真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我趕緊閉上眼睛,怕她發現我醒著,怕她發現我正在竊取那本不該屬于我壹個人的幸福。我就那樣閉著眼睛,久久地沐浴在母親美妙的氣息和體溫裏,享受著這唯壹屬于我自己的母愛。  
  現在,我們姐弟都成家立業了。而我和母親住得最近。這也許是上帝對我的壹點補償吧。平常日子裏,早七點之前和晚八點以後,我是從來不往家裏打電話的,因爲我怕電話鈴聲驚擾了常常失眠母親。而我的手機從來都是24小時開機的,因爲我怕母親有什麽事情,壹時找不到我。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我還經常向母親撒嬌。
  有壹次,我幫母親做了許多家務活,然後問她:“媽,妳說妳大閨女好,還是三閨女好?”她費力地思考了壹下,很憨厚地說:“大閨女好。”
  我強忍住笑問侄女:“小雪,妳說大姑好還是三姑好?”侄女連想都沒想就說:“各有所長,無法比較。都好。”母親聽完之後,才隨聲附和說:“都好。”
  還有壹次,侄女過生日。弟弟給侄女買了壹只會唱歌、會嘎嘎叫的鵝黃色的毛絨玩具小鴨子。我就說:“我還沒有呢。媽,等我過生日,妳也要給我買壹只這樣的小鴨子。”她連連點頭答應我說:“給妳買。”然後就問弟弟,在哪個商店可以買到這樣的小鴨子。
  當弟弟舉起侄女在屋子裏轉圈的時候,我就對母親說:“媽,妳也抱我壹下吧。”小時候有壹次看露天電影,母親就是那樣把我舉起來的。母親竟然真的張開雙臂向我迎過來。我就緊緊地擁著母親,把她抱起來。
  母親兩年前患上了高血壓和腦血栓,所以她頭腦愚鈍,話語遲緩。過早地當上了“老小孩兒”。很多時候,她會靜靜地坐在壹旁,聽我給侄女講故事,然後問壹些和侄女同樣水平的問題。
  有壹次我給侄女講蒲松齡的《狼》。我問侄女:“妳說,那兩只狼跟著屠夫,想幹什麽呢?”母親搶著說:“想吃擔子裏的骨頭呗。”侄女馬上補充道:“也想吃屠夫。”母親不好意思地笑了本地快遞,又急切地問:“最後吃沒吃到那個屠夫呢?”  
  ……
  當我滿臉征塵,拖著疲憊的腳步,漂泊歸來的時候,見到我就流淚的人,是我白發稀疏、皺紋滿面、脊背微駝的母親。那壹刻,我才真正理解了“父母在”爲什麽要“不遠遊”。
  詩人汪國真曾說過:“我們可以走得很遠很遠,卻總也走不出母親心靈的廣場。”
  是的,壹個人走得再遠也認識回家的路。因爲母親點燃的那盞心燈永遠照耀著妳,讓妳不會迷失方向。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1:59季節

2013年12月03日

生活的边缘

 

 
  七月的壹天,爲了完成壹項工作任務compass college 香港酒店管理學院的回憶,我來到這個城市的邊緣地帶。
  送我來的程主任帶我到城北,把車開進壹個叫做”XX實踐基地“的大院子裏,靠近門口有間小房,這就是我兩天的住所。
  房子雖然簡陋,卻有壹只破舊不堪的壁挂空調,開啓,有微微的涼氣送出來。哦,在這炎熱的夏天,能有這點涼氣,也算幸運。
  屋裏不知是誰住過的,亂糟糟地放著壹些生活用品,床上的竹席大概經久未擦抹過,油膩膩的,幾雙舊鞋子在床下可憐的散放著,辦公桌上亂哄哄地擺滿破舊的書報和雜物,塵土積了厚厚的壹層。看著眼前的壹切,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但又沒辦法,既來之則安之,先打掃衛生,整理房間,否則我是絕對不能住下來的,別說兩天,兩分鍾我也不願待。忙碌好壹陣子,總算把衛生打掃的能夠看得過去了才歇手。
  時間已經到了該吃晚飯的時候。這裏沒有食堂,自己又無法行炊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美好體驗。只有出去買飯吃。到大飯店條件自然好,也幹淨,但爲了壹碗面條或壹碗米飯去那兒顯然不適合。我想,最好尋壹家清雅幹淨的小飯店解決晚餐。
  出門向西信步走去,行約壹裏多路就到了人群聚居的地方。令我吃驚的是,那是壹番何等龌龊的景象!公交站旁,馬路邊上,遍地垃圾,壹家接壹家的小吃攤就在垃圾堆上用鐵杆支撐起黑黝黝的蓬布,在裏面擺上鍋竈瓢盆,安放幾張髒兮兮的小桌,等待食客的到來。掌勺的女老板身材肥碩,在爐火熏烤下把汗水和食物攪拌在壹起,時不時地用搭在肩膀compass college 香港管理學院的美好時光上的已經難以分辨顔色的毛巾擦擦臉。那些不知從何處湧來的食客,跻著拖鞋,穿著長褲或短褲,赤裸上身,汗水在胸前流淌,油灰粘滿手臂,三三兩兩很隨意地湧進這些排檔裏,要壹碗米飯或面條,有的還要壹盤炒菜和壹瓶廉價的啤酒,忽忽喇喇地吃喝完畢,然而抹著嘴,打著飽嗝離去。
  還有年輕的女人們也到這裏來尋找吃食。她們光著腿,露著肩,披散著頭發,那被汙染過的皮膚顯得灰暗。原本白嫩的面孔透露出疲倦的暗灰色,匆匆地來,匆匆地去。付帳之後壹邊繼續往嘴裏填塞沒有吃完的食物,壹邊招呼同伴。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怯步不前,壹點食欲也沒了。看來我是無法在這裏吃飯了,便越過這裏,向稍遠處的居民區走去。這壹帶是壹個新開發的區域,大片的農田變成了工廠。開發商正在建蓋的商住樓盤也懶懶散散的分布在附近。壹些尚未拆遷的舊式樓房和低矮的民居依然挺立著。這兒的街道其實是小巷,幽暗、狹窄、肮髒,許多大排檔、小商店、電玩室擁擠著,還有壹些暧昧的小旅館夾雜其間。穿著大褲衩、光著膀子的老男人們,搖著芭蕉扇的老女人們選擇compass college 香港酒店管理學前途美好,坐在自家小店的門口,神情詭秘地注視著來往的行人,看到有人注目立即熱情地打招呼,招徕生意。
  終于,我停下腳步,不再前行。
  返回的路上,我陷入沈思。同樣是人,同樣是生活,爲什麽會有如此之大的反差呢?很明顯,那些湧進排檔吃飯的人大多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們。他們是勞動者,勞動者是偉大的;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重視教育他們是建設者,建設者是光榮的。然而,他們工作在城市的邊緣,也生活在人類的邊緣。在社會繁榮的燈紅酒綠中他們是被遺忘的壹族,但在經濟建設的大潮中他們又是不可或缺的壹族。他們的工作最勞累,他們的待遇最低下,他們的生活條件最惡劣,他們的人格也最受蔑視。看看他們,我慶幸自己這壹生雖然未做高官,未成大款,但是我有著普通人幸福的生活,不須爲五鬥米折腰,不必風裏來雨裏去的辛苦。雖然生活中也有捉襟見肘的時候,但那畢竟是短暫的,壹時的。與他們的處境相比,有著天壤之別。我想,社會的進步不應該忽略他們,他們的狀況壹定會得到改善。想到這裏,我忽然記起今年早些時候溫總理曾經說過的壹句話:“要讓我們的人民生活得更好、更有尊嚴。”希望這壹天能來得快些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酒店及旅遊管理文憑》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6:17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