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1月15日

盡情的享受月光和詩詞的樂趣

  晚上七八點鐘,我和楊廷玉、張靜等幾位先到的詩友,在範仲淹廣場邊的池塘邊暢聊,聽他們介紹歷年來河南範仲淹文化研究會舉辦中秋詩會的盛況,內心遂勇起種種仰望,畢竟,在當下這個浮躁的社會背景下,能以詩歌來怡情養心的人的確不多了。
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月上樹梢,翠鳥隱鳴。月華下的花洲書院,樹影婆娑,萬籟俱寂,偶有魚兒在流觴的曲水中歡跳,激起叮靈的清音,仿佛是白天遺落的片甲箏弦,如歌似詩。
  周遭的壹切都在為今晚的歡歌笑語做著預播。
  這是2013年中秋十六夜,河南範仲淹文化研究會壹年壹度的中秋詩歌朗誦會,如期在鄧州花洲書院舉行。
  高高聳立在書院城墻東南角的春風閣,此刻璀璨明亮火樹銀光。遠遠望去,春風閣映著黃熟的月亮,在幽蒙的天幕下,恰似銀河的某壹個瑤臺,令人產生無盡的遐思。
  詩友們六六續續從範仲淹廣場出發,踩著灌木掩映著的彎彎曲曲的石階小徑,拾級攀至春風閣的賞月臺。
  目無遮攔放遠眸,萬家燈火收眼底。站在月臺,似乎真有與月亮拉近了不少距離的感覺。而眼前的青酒、白水、點心、花生,更讓人覺得古樸而親和。
  在清爽的秋風裏,大家或仨兩聚攏暢談詩賦,或拿出今晚要朗誦的內容熟練語調,或倚欄而立,品讀月光。
  當主持人、詩人楊存德宣布詩歌朗誦會馬上開始時,大家都不約而同停止了各自的行為康泰自由行,找好位置,圍桌而坐。席間,有老領導詼諧幽默的祝詞,有新詩人激情勃發的宣讀。尹立震、楊廷玉、陳振等實力派詩人應邀吟誦了自己的拿手詩作,胡明、單克磊、萬瑞生等女詩人也現場發揮了自己的詩情。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當陳平、單克磊、高書桃等七位女作家把這首“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的歌曲,大合唱到集體忘詞的時候,現場的氣氛也達到了空前的高潮。
  似是被這裏的氣氛感染,月亮也終於掙脫雲霧的糾纏,明鏡似的在朗朗的夜空高懸,大家的情緒也如月色壹洋明朗起來。尤其有楊德堂、徐明甫、路德軍等幾位老領導的慘與,給予大家無盡的鼓勵,有張峰、呂中田等花洲書院領導忙前忙後的周到服務,讓大家覺得這裏就是詩人的家,詩友們由衷地感動。
  雖然沒有音樂會的盛況,但喝點酒,作點詩,也足以能抒發出內心深處的幽思。此刻,春風閣即是群賢畢至的蘭亭:向上看,天空廣大無邊,向下看,地上事物如此繁多,借以縱展眼力,開暢胸懷,盡情的享受月光和詩詞的樂趣,才是真實的快樂hong thai travel!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5:42心情

2014年01月08日

我親愛的父母親

  五月,豔陽。
  正午的陽光很好,扯了被單清洗!空曠的洗漱間,只有洗衣機的轟鳴聲。立在滾筒旁,看被單和水攪在壹起的樣子。忽然記憶就被扯回到兩年前的冬季。
  那壹年,我剛剛單身,壹個人帶女兒在自己的小窩裏自由自在。忙碌起來或者出差,母親父親就移居小窩裏,陪伴女兒!那個時候的自己,過得簡單輕松。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嫉妒,這樣的快樂時光匆忙結束。母親檢查身體,Ga這個符號讓我結束了依賴和簡單。我想只有和這個符號親密接觸的才知道其殘酷性!
  壹個月之後,母親出院。
  術後的母親第壹次來我的小窩,我清楚地記得,那次晚餐我做了雲吞。(于我而言,對于飲食壹直依賴母親的我,是多麽認真)。可是母親卻壹口沒吃。我們都沒吃。就匆忙進了醫院!
  第壹次打急救電話,第壹次坐急救車,第壹次用洗衣機裏同樣的被罩將母親擡下樓,第壹次六神無主的祈禱上蒼把痛苦轉嫁給自己。第壹次把女兒壹個人丟在家裏。
  壹次壹次住院出院,父親壹直陪在母親身邊。壹晃兩年了,父親成了廚藝高手。作爲兒女,在自責的同時,也慨歎平凡愛情的偉大!
  父親不曾對母親說過我愛妳,可他卻用自己的不離不棄诠釋了表意的愛情含義。
  永遠記得檢驗室門口的父親樣子,聽到結果時的悲恸和隱忍的交織,永遠忘不掉母親那日家中難受,打過電話給上班父親的無助和依賴,壹路小跑奔回來的眼淚汪汪,那壹聲聲老婆的呼喚!
  兩年了,父親陪母親壹路走來,母親習慣了和父親鬧小情緒,而父親不急不燥的哄著。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是他們誰也離不開誰的表達。
  年輕時候,美麗的母親被父親寵著。老了的母親,依然被父親寵著,有時候聽父親母親互稱老頭老婆!我就覺得好幸福。
  母親是不幸的,母親也是幸運的。因爲她遇見了父親,被疼惜了壹輩子。
  日子在五月裏延長,父親和母親在歲月裏牽手向前,而我呢?在這床被單裏讀懂了愛情。
  有妳在,我什麽都不怕!
  這就是父親母親的幸福!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2:45心情

2014年01月07日

那壹抹短淺時光,吟唱了多少悲傷

  生命對於某些人來說,原本是件憂傷的事,是場無可奈何的錯誤。就像壹只美麗的蝴蝶,誤落了塵網;壹葦渡江的小舟,泊錯了港灣;壹株潔凈的花木,開錯了季節。
  往事像落花壹洋,隨水飄零,不知道流向哪裏,也不知道哪裏是歸宿。被壹首歌勾起了過往的沈澱,這壹刻愁腸百轉,或許生命應該給我多點時間空曠,讓我細細的品嘗音樂,細數流年。聽,是誰的細語呢喃,在耳邊,輕輕回蕩;聽,是誰的誓言不變,穿越了,歲月滄桑;聽,是誰的情牽百年,用壹生,無悔傳唱。
  時間走過的地方,成了回憶。也曾想古道揚塵,長亭折柳;也曾想江湖泛舟,山河踏遍;也曾想檐下聽雨,紅袖添香。似水良辰,光陰有如被洗過壹般。潔凈,清冽,安寧。有些風景,註定消瘦;有些故事,依舊迷離。有時候,等壹個人,等得太久了,會忘記他的模洋,甚至名姓。有時候,等壹朵蓮開,等得太久,會讓分明的四季,變得模糊不清。
  置身於碌碌紅塵中,生命中的過客,在淡淡的人生裏,如同塵埃壹般來來去去。每壹天都有相逢,每壹天都有別散。放逐在茫茫人海裏,常常會有這洋的陌路擦肩。某壹個人,走進妳的視線裏,成了令妳心動的風景,而他卻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過壹個妳。又或許,妳落
入別人的風景裏,卻不知道,這世上曾經有過壹個他。不知道多年以後,有緣再次相遇,算是初見還是重逢?
  總有壹些過往,會成為經久的回憶,並且再也不能忘記。誰說人間四月都是艷陽天,誰說人生有情月長圓?曾經以為,這洋的壹見如故,會是我今生最美麗的相遇;曾經以為,這洋的壹諾相許,會是我素色年華裏最永恒的風景;曾經以為,這洋的心心相印,會是我無怨無悔的追逐。卻不知,繁華有時,落寞有時,卻怎麼也讀不懂我心頭的壹絲纏綿,解不透我心間的壹抹情意。我們總想要壹份永恒,可是又有幾人願意相信永遠。那曾經並肩走過的人,有人在原地,有人卻早已不知轉了幾個彎。
  有人說,世上最無奈、最悲傷的,莫過於英雄末路,美人遲暮。明知世事短若春夢,薄如微塵,可看著時光壹點點老去,還是會止不住寥落,荒涼。我說,世上最無奈的、最悲傷的,莫過於傾其所有的愛上壹個人,卻不知何謂幸福,何謂愛情。
  幸福到底是什麼?是驀然回首,那人已在闌珊燈火處;是尋常巷陌,那轉角處不期的相逢;是征程萬裏,那時光渡口的風雨歸來。我認為幸福有時候,真的就在身邊,只是我們被悲傷和憂愁,遮住了雙眼,誤以為,所有的喜悅和快樂都很遙遠。其實上蒼是公平的,它就是壹桿平穩的秤,稱得出人間離合悲喜的重量。所以,冷暖往往是分兩不差,妳寒涼的時候,會給妳暖;妳悲哀的時候,會給妳喜。
  都說世象迷離,我們常常在如煙世海中,丟失了自己。千帆過盡,回首當年,那份純凈的夢想早已漸行漸遠,如今歲月留下的,只是滿目荒涼。當妳孤獨地行走在紅塵陌上,是否會覺得,肩上的背囊被人間故事填滿,而內心卻更加地空落。也許我們要將世間冷暖皆嘗遍,才真的可以視前塵過往為雲煙,才真的可以明白,這世間的愛與恨,沒有對和錯。如果妳愛的人,離開了妳,請相信他真的無意。而是因為,那個叫緣分的詞,寫到了盡頭。或許有壹天,天涯相逢,妳已叫不出他的名字,也想不起,彼此攜手同遊的時光。但妳始終無法壹幹二凈地忘記,他的好。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不知為何,每次想到這句話,心中會莫名的蒼涼與酸楚。人的壹生,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那些突如其來的離別,往往將人傷得措手不及。人生何處不相逢,但有些轉身,真的就是壹生,從此後會無期,永不相見。原來人間萬事,只不過是這午後長廊轉角處的壹道薄風。那些無從尋覓的過往,就隨之任意天涯。無論下壹世,是否還會相遇,終究還是陌路。
  在時光荏苒的過去,看見漫無邊際的回憶,但妳與我,都已不在那曾相遇的舊時光裏。那些破碎的時光,那些純白的想念,那些落盡的繁華,那些溫暖的相依,終是被埋進了日記本裏。
  三生石上種因果,壹花壹葉總關禪。我們不求水月在手,不求花香滿衣,只願光陰間約美好,平淡素凈。然,這看似間單的企盼,卻總是要經過萬水千山,方能圓滿。世事叵測,朝暮無常,只是我們都應該相信,有壹天會殊途同歸。或許此時要做的,則是需要依靠壹些回憶來餵養寂寥,典當壹些日子來滋閏情懷。時光薄如雲水,舊事且隨清風。既已從昨天的巷陌走出,再無謂那些擦肩的背影。不要問我為什麼,妳懂得的話,妳就不會問我為什麼,不需要安慰和擁抱,妳只要安安靜靜的看著我,在心裏記得這壹刻,我狼狽的脆弱,我頃刻間的淚流不止,像說了所有年歲的話語,然後永遠不提起。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5:35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