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3月14日

想起以前那個落寞的我

  以前,我很少喝茶,它使我久久不能入睡。夜幕低垂,夜靜無聲,使人寂寞。躺在沙發上,壹股濃濃的茶香擁抱夜的寂靜,溫潤了呼吸,繾綣了情絲,滌蕩了靈魂。壹壺熱騰騰的茶,讓我回想起遙遠的童年,因了在遙遠的大山深處,外婆煮的地瓜粥溫暖飄香,色澤淡紫,偶有白黃,像雞蛋花壹樣清香,均勻的灑下鹽巴,母親在竈底下不斷的加入柴火意大利酒莊。橙色的火的影子在母親的臉上跳動,讓人感覺,那是壹張陽光般燦爛的臉頰。


  外婆不斷攪拌著剛剛倒進粥裏的地瓜,這時,我才好好的打量著外婆。壹頭往後梳得極其整齊的秀發,夾雜些許銀發,無論是在白天,燈光下,火堆旁,總之凡是透亮處,都不見壹條發絲卷起。外婆的烏發,是那江南的烏鎮,發的顏色是它古老的墨韻;幾許青絲更添雨的柔情;柔亮更顯幾分嫵媚。
  
  思緒飄遠,分了神,手中的茶杯輕輕的晃了壹下,懷中的書跌落在地上,外面的樹葉隨冷風緩緩擺動。冬天,就這樣悄無聲息的來了。不知月亮那邊的外婆過得可好?
  
  想起以前那個落寞的我,從不知茶是何味,偶爾喝上壹口,便覺幹澀,濃時帶苦,有點像蓮子的味道。
  
  頭髮快速生長自從命運之神把厚厚的大雪將我埋葬,我就再也沒有體味過荼是何等滋味。雪,無疑,很美,是壹位凝脂如玉的女神。她輕靈飄逸,純潔無暇,寧靜質樸,美若天仙。只是,在我眼裏,她太冷,無情的時候,可以將妳的身體冰封,將妳的靈魂深埋。
  
  壹場大雪,壹場寒。狂風肆虐,冰雪飄然。穿透青春的時光,從陽光明媚的童年,從爛如夏花的少年,從盼望著做壹個江南煙雨中丁香壹樣的姑娘的花季,再到多愁善感的雨季,人生,它是不是註定了要經歷苦難風雨;是不是將離別愁緒上演在每個人的舞臺上;是不是將眼淚灑向陽光,好隱藏青春時那段悲傷的過往;是不是也要真真切切的吟唱“細雨梧桐打芭蕉”“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愁詞苦詩,經過壹番轟轟烈烈的情感糾葛,壹場壹場痛苦到極致的性格蛻變,壹次次勇闖難關的心靈升華,才能求得冬天過後,看遍繁花綻放,綠草青青,春雨綿綿,大地壹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康和堂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7:19生活片段

2014年03月11日

戀愛那件小事

  杜川桃在車棚匆匆給自行車環上圈鎖,扭轉鑰匙的那壹瞬,校園的廣播傳來蘇打綠的《再遇見》,女孩子柔甜甜的聲音漫來,“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下周同壹時間不見不散植髮手術。”
  吳青峰的聲線,特別的迷人。她在歌聲的尾音裏跑上六樓的教室,氣喘籲籲,書包上懸掛的小飾物小阿貍在搖晃不止。她以為的遲到,以為眾目睽睽之下走進教室是件比較難堪的事,可是不是。環視四周,並沒有人對她的缺席有過多的反應,連驚訝好像都沒有。
  壹切,與平時無異。只是奇怪,老師居然比她遲,三尺講臺無人影。
  
  陸少川如常般遺世獨立的存在,就在她桌子的前排。她經過同桌夏柑擠進她的位置時,正在寫題海戰術的夏柑有反應的擡頭笑笑,仿佛是說,哦妳來了。她的位置靠墻,如同密不透風的避風港。
  視線忍不住停在陸少川烏亮的黑短發上,甚至能聞到壹抹清香,海飛絲的香。他似乎在塗塗畫畫,右手旁散開幾只彩色馬克筆。旁邊的小南湊近他的腦袋,不仔細看,像是倆個歪膩在壹塊的小女生。
  夏柑好奇地探頭把脖子拉長,扯著她的袖子“哎,妳看,他們在幹嘛”小南回頭壹笑“少川在畫畫”似乎得意的像是他在執筆灑墨壹樣。這個小南,身子骨還束在壹塊,沒有長開,像個小孩子。如她,屬於小人國。杜川桃也沒有按捺住好奇,順嘴就說“畫的什麽啊?”
  小南還沒及答,陸少川就回過頭,“四葉草”
  午後的陽光,像是算好了點,像要故意撥動少女的心壹樣,偏偏那時影映轉過身的他的臉,恍恍惚惚的光線,隱匿他燦然的笑容,柔美的輪廓。
  是以姍姍來遲的女老師踩在走廊的塔塔高跟鞋聲才使杜川桃怔忪的神態得到回歸。
  
  小測的成績出來了,米曉與陸少川旗鼓相當,她獨占鰲頭,戰績依舊強悍。心裏卻高興不起來,似乎只有這死板的考試裏,她才能有壹點點不同。這樣的光芒也是死板的,沒有生機的。
  女老師講數學評講試卷居然能扯到上帝造人,“上帝吹熟睡的亞當壹口氣,抽出他的壹根肋骨,就是女人夏娃。”她下結論道“女人是男人的壹根肋骨,男人這輩子要找到屬於他的女人才不會隱隱作痛。”
  全班哄然,男生噓希,女生不屑。
  杜川桃卻在胡想,有人同她壹樣,覺得羞囊嗎。有嗎?
  
  也是這樣的午後,她和夏柑在底下滴咕走廊的那壹壇青翠的植物,她是真不知道,和夏柑爭的臉都紅了,她說是鄉下常見的狗尾巴。夏柑簡直笑死了在那裏咯咯咯。她楞在那裏陸少川轉過身,壹張想憋住笑的臉,他說,是四葉草,妳居然不知道。
  杜川桃,憋著已經漲紅的臉,指著壇子的綠左右問人“那是什麽草。”課間,她跑出去看。陸少川不知幾時在她身旁。他摘了壹葉,放到她手心,笑“好好研究啊。”
  好多天,她都沒緩過被夏柑稱低能兒的嘲笑口氣,可是她莫名的高興。
  
  全國中小學生英語競賽,初二壹班的陸少川、杜川桃和米曉初賽優秀轉入決賽,人人皆知。此時三人就在大巴車上。米曉的行頭,讓她瞠目結舌,大嘴猴書包壹個,還壹個小行旅箱。陸少川和她揶俞,妳是要旅行還是考試啊?杜川桃看壹下自己除了壹小筆袋和壹個小錢包、壹瓶礦泉水裝在壹個以純袋子裏,再也沒有什麽了。正常到寒酸,至少陸少川是不會揶俞她的。
  米曉居然暈車的。她會唱歌會跳舞會撒嬌也可挑大梁。偏偏也會暈車。杜川桃看著陸少川溫柔的問她,要不要睡會兒。看見她懶庸的神情,頭靠在他的肩頭,看見他靦腆的笑。
  真討厭。
  
  三人考完,出考場後,帶隊的老師提議逛逛湖光巖。是午後,陽光明晃晃,陸少川去買飲料,米曉坐在陰涼的樹下,打開小行旅箱找遮陽透明衣衫,她是很怕曬的小女生。仿佛擁有女孩子所有的奇奇怪怪的情懷。連撒嬌,杜川桃有時都覺的羨慕。
  只是壹瞬間創作設計
  杜川桃真的覺得不可置信,視線從紅色的阿貍隱退,無所適從,只好看地,只好看地面的腳印。陸少川健步回來的時候,微笑著扔給恍惚的她壹瓶怡寶,嘻笑對米曉說“水來了,接著!”米曉修長的手劃過壹個弧,握住了扔來的礦泉水並露出俏皮的笑。
  米曉笑得真好看,為什麽她就是不笑呢。也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現在笑壹定滑稽如小醜。這場討厭忽而變得天經地義起來,變得讓杜川桃覺得是應該的是必須的。
  是誰在英語決賽補習的最後壹天,給她壹個微笑說,哎,我和妳換件東西。陸少川遞給他壹幅畫好的四葉草,摘下她書包的阿貍。“當做我們互相努力備戰英文的證據”陸少川說得風輕雲淡,她心裏卻漾開無數圈漣漪。
  可是,可是,可是,她可憐的阿貍如今在米曉的行頭裏,為什麽。她似乎聽見阿貍荒涼的呼喚,怪她的主人為何把它拱手讓人。
  
  那場考試,她突然在意起來。結果著實讓她覺得出氣:她有名次,而他們沒有。杜川桃像個嫉妒的小婦人,她不知。這樣的小心思像壹場海嘯,幾乎要把她埋沒。情竇初開,就是這樣,好久以後她才知道。
  那時她不看言情小說不看電影和肥皂劇不識阡陌不懂的東西太多。她真的只是壹個好好學習的乖學生,連遲到都幾乎沒有的學生,笨到她甚至連心裏的喜歡都搞不清楚的學生。
  可那天旁晚回到家,她把那幅四葉草撕掉,稀巴爛,狠狠的扔進了窗外黃昏裏。
  
  初三那年她已經不是那個瘦小仿佛只有壹架身子骨的小女孩了。身子像朵盛開的花,爭出那包裹了很久的花苞。像是突然有壹天,清瘦的人兒在鏡子前,出落得不像是她,神情有點冷雋,是大人的樣子了。她都懷疑是不是她了,有男生傳來愛慕的小紙條,她才真的相信,哦,她真的不再是小人國裏的人了胡菁霖IE
  陸少川依然做每個學校裏都有的那種人,談笑風生對付功課得心應手衣冠楚楚猶如天人的那種優秀男生。甚至由於物理化學的存在,杜川桃要很努力還是有落於他之下的壓力。她在功課的硝煙裏,徹底匿藏起那像蓮壹樣的心事。也或許發現陸少川至少沒有她想的那麽好。
  他們的那點事像是壹場剛開始就停的雨,那種細雨。
  細雨濕衣看不見,閑花落地聽無聲,卻是濕了她整個懵懂的青春。
  
  很多年,她夜裏都會想起那件小事。
  直至大學,她看到電影《戀愛那件小事》,幾乎要厭惡為什麽她曾經是那樣的壹個人了。如果她曾有小水的五分之壹的努力,是不是就能有壹點不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6:28青春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