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2013年12月03日

生活的边缘

 

 
  七月的壹天,爲了完成壹項工作任務compass college 香港酒店管理學院的回憶,我來到這個城市的邊緣地帶。
  送我來的程主任帶我到城北,把車開進壹個叫做”XX實踐基地“的大院子裏,靠近門口有間小房,這就是我兩天的住所。
  房子雖然簡陋,卻有壹只破舊不堪的壁挂空調,開啓,有微微的涼氣送出來。哦,在這炎熱的夏天,能有這點涼氣,也算幸運。
  屋裏不知是誰住過的,亂糟糟地放著壹些生活用品,床上的竹席大概經久未擦抹過,油膩膩的,幾雙舊鞋子在床下可憐的散放著,辦公桌上亂哄哄地擺滿破舊的書報和雜物,塵土積了厚厚的壹層。看著眼前的壹切,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但又沒辦法,既來之則安之,先打掃衛生,整理房間,否則我是絕對不能住下來的,別說兩天,兩分鍾我也不願待。忙碌好壹陣子,總算把衛生打掃的能夠看得過去了才歇手。
  時間已經到了該吃晚飯的時候。這裏沒有食堂,自己又無法行炊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美好體驗。只有出去買飯吃。到大飯店條件自然好,也幹淨,但爲了壹碗面條或壹碗米飯去那兒顯然不適合。我想,最好尋壹家清雅幹淨的小飯店解決晚餐。
  出門向西信步走去,行約壹裏多路就到了人群聚居的地方。令我吃驚的是,那是壹番何等龌龊的景象!公交站旁,馬路邊上,遍地垃圾,壹家接壹家的小吃攤就在垃圾堆上用鐵杆支撐起黑黝黝的蓬布,在裏面擺上鍋竈瓢盆,安放幾張髒兮兮的小桌,等待食客的到來。掌勺的女老板身材肥碩,在爐火熏烤下把汗水和食物攪拌在壹起,時不時地用搭在肩膀compass college 香港管理學院的美好時光上的已經難以分辨顔色的毛巾擦擦臉。那些不知從何處湧來的食客,跻著拖鞋,穿著長褲或短褲,赤裸上身,汗水在胸前流淌,油灰粘滿手臂,三三兩兩很隨意地湧進這些排檔裏,要壹碗米飯或面條,有的還要壹盤炒菜和壹瓶廉價的啤酒,忽忽喇喇地吃喝完畢,然而抹著嘴,打著飽嗝離去。
  還有年輕的女人們也到這裏來尋找吃食。她們光著腿,露著肩,披散著頭發,那被汙染過的皮膚顯得灰暗。原本白嫩的面孔透露出疲倦的暗灰色,匆匆地來,匆匆地去。付帳之後壹邊繼續往嘴裏填塞沒有吃完的食物,壹邊招呼同伴。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怯步不前,壹點食欲也沒了。看來我是無法在這裏吃飯了,便越過這裏,向稍遠處的居民區走去。這壹帶是壹個新開發的區域,大片的農田變成了工廠。開發商正在建蓋的商住樓盤也懶懶散散的分布在附近。壹些尚未拆遷的舊式樓房和低矮的民居依然挺立著。這兒的街道其實是小巷,幽暗、狹窄、肮髒,許多大排檔、小商店、電玩室擁擠著,還有壹些暧昧的小旅館夾雜其間。穿著大褲衩、光著膀子的老男人們,搖著芭蕉扇的老女人們選擇compass college 香港酒店管理學前途美好,坐在自家小店的門口,神情詭秘地注視著來往的行人,看到有人注目立即熱情地打招呼,招徕生意。
  終于,我停下腳步,不再前行。
  返回的路上,我陷入沈思。同樣是人,同樣是生活,爲什麽會有如此之大的反差呢?很明顯,那些湧進排檔吃飯的人大多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們。他們是勞動者,勞動者是偉大的;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重視教育他們是建設者,建設者是光榮的。然而,他們工作在城市的邊緣,也生活在人類的邊緣。在社會繁榮的燈紅酒綠中他們是被遺忘的壹族,但在經濟建設的大潮中他們又是不可或缺的壹族。他們的工作最勞累,他們的待遇最低下,他們的生活條件最惡劣,他們的人格也最受蔑視。看看他們,我慶幸自己這壹生雖然未做高官,未成大款,但是我有著普通人幸福的生活,不須爲五鬥米折腰,不必風裏來雨裏去的辛苦。雖然生活中也有捉襟見肘的時候,但那畢竟是短暫的,壹時的。與他們的處境相比,有著天壤之別。我想,社會的進步不應該忽略他們,他們的狀況壹定會得到改善。想到這裏,我忽然記起今年早些時候溫總理曾經說過的壹句話:“要讓我們的人民生活得更好、更有尊嚴。”希望這壹天能來得快些compass college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酒店及旅遊管理文憑》



同じカテゴリー(季節)の記事画像
醉倒在濛濛煙雨中
那盞心燈永遠照耀著妳,讓妳不會迷失方向
同じカテゴリー(季節)の記事
 醉倒在濛濛煙雨中 (2014-02-11 18:12)
 那盞心燈永遠照耀著妳,讓妳不會迷失方向 (2013-12-04 11:59)
 静かに伏そこで (2013-10-16 15:40)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6:17 │季節



削除
生活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