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多摩の地域情報 多摩の地域情報  八王子市 八王子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2月27日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書架是頂頂不安全的所在了,親朋好友來過以後,總是少掉那麽壹兩本,如果追問,則大大咧咧地回答:讀書人的事情,呵呵呵.孔乙己這個被魯迅創造出來的人物,成了書架不安全最好的理由了生髮食物
  想到孔乙己,不禁令人想起紹興的街頭,三步壹崗五步壹哨似的排滿了他的各種塑像,有的垃圾箱也是以他的形象為藍本制作的,這個壹生潦倒迂腐的知識分子的形象仿佛在那裏活了起來,那個城市真的是現實和創造的人物的混合體,然而卻混合得是那樣的自然妥帖.
  那裏有魯迅故居,走近那所房子的時候,真的有近鄉情怯的感覺,這裏原先生活過壹個偉大的思想家,壹個勇敢的戰士.
  那裏有沈園,盡管是後來重建的,的確是沈園非復舊池臺,然而那段人們耳熟能詳的關於陸遊和唐婉的愛情故事,使得那園子人如潮湧.我想如果他們重逢的時候也如現在這麽熱鬧,估計後來的悲劇也不會發生,陸遊沒心情寫紅酥手,唐婉也不會受那麽大的沖擊以至於郁郁而終.那麽多的人,趕緊逛完那園子仿佛是壹場任務似的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何來傷心橋下春波綠的感受啊.看來有時人不能沈浸在某種思緒中不去自拔,盡管很安靜可以給人帶來很多美好的感覺,但是傷心起來卻又是過分的刻骨了.
  鹹亨酒店到是壹眼就看到了,因為酒旗招展得格外的昂揚,我特別想尋訪的是魯迅先生<在酒樓上>小說中的那個酒樓,但是始終不得要領,也許真的是虛構的.小說中那酒樓的2樓望出去有個廢園,園子裏有在積雪下依然盛開的梅花和山茶,很安靜落寞的地方,在那裏發生了壹個無奈悲哀的故事,非關風月,而是大多數人的生命形態,年輕時飛揚的理想消逝在沈重的生活重壓下了.
  那夜夜龍泉碧上鳴的鑒湖女俠也在那裏生活過,是那城市人們的驕傲,看到她的塑像,我很不得體地想到了人血饅頭,心裏覺得萬分的惆悵和悲哀,也不由自主地想到夏瑜的墳頭那壹圈似隱似現的小花,寒風中顫烈著的些微希望,盡管是墳頭的小小希望,畢竟仰望著太陽,沒給關進潘多拉的盒子裏去.
  紹興的確是壹個不錯的去處貸款公司,估計不是假期的時候去更加好,那時人應該稀少壹些,便於去看,去想.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曾是驚鴻照影來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8:50心情

2014年02月11日

醉倒在濛濛煙雨中


  對濛濛的煙雨,由衷傾心。每壹場雨,都是壹次心靈的遊戈。
  恍若雨天,總能把我帶到另壹個處所,離紛擾的世界很遠,距純凈的桃員很近。
  撐著傘緩步於林蔭小路,浙瀝的雨點劈啪的打在青石板上,散落成壹個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環,
  氤氳在溫閏的空氣裏,瀲灩了如水心境NuHart顯赫植髮
  
  憑欄而立,沐著間約沁心的涼意,守著清婉微閏的小幸福,徜徉於心靈的原野。
  盡情地舒展滄桑疲乏的身枝,由著繾綣的葉,撩撥起牧在大地上的心弦,化身為風,擁抱自然。
  忽覺,壹滴清涼醉人的吻輕輕地印在額頭,綻放眉宇,澈入心底,散落成壹朵朵青蓮,凈化了整個世界。
    
  雨,有壹種詩意之美。多少才子佳人不惜筆墨,為雨賦詩填詞。
  如“天街小雨閏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此時,韓愈的心情定是愉悅的,
  浙浙瀝瀝的小雨,輕梳凈塵,信步在清新的街道上,感受著大地的空靈,自然的雨閏,壹派欣欣向榮的和諧氣象。
  杜甫亦樂道“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閏物細無聲”,這場雨,像是人間的使者,為大地灑下甘霖玉露,將沈睡的生靈喚醒,自此,萬物又恢復了勃勃生機香港如新集團
   
  雨,有壹種靈性之美。壹滴雨牽動著壹顆心。
  心如雨壹洋遊離在擾攘紅塵中,沾染了俗世煙火。雨似心壹般清透涼薄,掩映著事態美醜。
  心若晴天,雨便會折射出令人愉悅的燦爛光芒。心若陰晦,雨便會嗚咽,悲泣。
  仿佛,只有雨才能觸及心靈深處的潮濕。
  
  雨,有壹種婉約之美。
  清淺而安靜的隨風飄落,恍若壹場舊夢的剝離,溫柔而蒼白;
  雨,亦如壹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端坐水雲間,猶報琵琶半遮面。
  衣袂輕揚,淺吟低唱,對風鋪開繡滿心事的捐巾,隔屏相望近水遙山的人兒,灑下相思紅豆。勾起人們的無限遐思。
  
  雨,還在安靜的下。此刻,心裏只有雨,只有雨滴落的聲音。仿佛連天地都成了陪襯。
  在聽雨的剎那,心似開出壹朵淡淡的清蓮和雨交織在壹起,咨意飛舞。
  壹場煙雨壹場夢,壹份清新壹份情。伸出手臂,掬壹縷清風入懷,低眉淺行,押壹口清香於杯,
  壹切都醉了,醉倒在濛濛煙雨中nu skin香港。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8:12季節

2014年02月06日

我的老師

  半年前在老家壹診所看病,無意間遇到了我的小學老師。他已經年過古稀了,瘦小的身軀,似乎還是記憶裏的洋子。
  那時候他教我壹年級。他好像壹輩子壹直在教壹年級。他學問不高,只是個轉正的代課教師,在當時,充其量也就是認識幾個字。據說有壹次教師測評考試,他竟得了零分。這消息不知被哪位老師給傳了出來印刷公司,以至於壹時間全校師生乃至全村人都以此為笑談。
  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他認真的教學態度,他班裏甚至還出了我這洋的“高材生”。那時候,我是他的驕傲。他曾經很認真地跟其他老師說:“這孩子,是個小中專的料。”這評價在當時是很高的。那個年代,老百姓的孩子都希望早早就業,能壹步跨出農門,而小中專無疑是最佳捷徑,初中畢業就壹只腳踏進了公家門了。只是這個門可不好跨,全校第壹名也難說能不能考上,甚至有的學生上完高中又回來考小中專。可見當時老師對我的期望值很高,盡管他沒有預料到不久以後小中專乃至大專都失去了它的含金量,他更沒有預料到我小學沒畢業成績就下滑了。雖然後來又幾起幾落,好歹也進了高中並且念了大學,我大概最終也沒有實現他當年為我鋪設的錦繡前程。
  但那時候他是那麼重視我,記得有壹次我生病了沒去上學,晚上他親自打聽著找到我家來看我。當時我睡著了,第二天聽父母說,老師來了,還趴在床邊輕聲呼喚我的乳名,可是沒叫醒我。那以後我激動了很久,壹向尊師重教的父母也很為老師的到來感到蓬蓽生輝,興奮不已。
  小學階段我換了不少老師,他們個個比他文化高有能力,但在我心裏,還是他最親切。小學畢業典禮上,我忘了他都說了什麼,只記得他後來像個孩子壹洋嗚嗚地哭起來,對朝夕相處的學生的那份不舍,溢於言表。
  畢業後,我去鎮上念初中,回家的路上康泰,常常遇到他騎著破舊的自行車,每次我都恭敬地從自行車上下來,親熱地和他打招呼,他也很高興,問我壹些學習和生活上的事情。後來,漸漸地我不想和他說話了,覺得再說還是那幾句,就開始假裝沒看見,或者是遠遠地躲開了。再後來,我上高中,念大學,直到就業,回家再遇到他時,終於可以大大方方地不和他說話了,因為我相信,他已經不認識我了。
  現在我跟老公說起那些往事,但是我仍然沒打算和他打招呼。倒是老公多事,指著我問他:“禚老師,妳還認識妳這個學生嗎?”他認真地看看我,神情無奈又有點抱歉地說認不出來了。我心裏閃過壹絲失望。我跟他說了我的名字,又說我父親的名字,說我家的方位,說以前他是多麼多麼器重我……可是他都不記得了。也是,他教過的學生太多了,每年送走壹個壹年級,別的老師調來換去,只有他由於水平有限,壹直守著那個學校的壹年級,直到退休。
  臨了老公又對他說:“小馬經常跟我說起妳,說那時妳對她可關心了。”我錯愕片刻,然後明白這是個美麗的謊言。作為老師,若能被學生時時想起,也的確是壹件非常幸福的事了。
  過些日子,我回老家時再次在路上遇到了他,他已經又不認識我了,我也沒有再和他說話,怕又要讓他費壹番周折去搜索他幹癟的記憶。就讓老人安靜地守在屬於自己的回憶裏吧,我們都只是匆匆過客。我記得妳,便好。
  如今我也是老師,也每年迎來送往壹批批學子。面對別離,也曾經和學生抱頭痛哭。但是當孩子們不久以後用躲避的方式或者冷淡的眼神來對待我們的不期而遇,我也會淡淡壹笑。我知道,他們心裏有我康泰領隊,只是他們也有了自己新的生活。  


Posted by 汏尐姐  at 13:19心情